第6章 我怕打死你(1 / 1)

正想着,陈凡只感觉头顶上黑压压一片人影压了过来。再然后,陈凡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屁股还有双脚被旁边伸出来的好几只手抓住了。更过分的是,一双粗糙的大手竟然伸到了自己的屁股底下。

这还得了,陈凡立刻大吼一声:“慢着,慢着!都别动我。我刚刚只是有些脑部供血不足。所以间歇性的晕厥了一下。现在没什么事情了。”

“哟,醒了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魏凯压抑着怒火,他从未见过这种人。好好的一场直播就被这么毁了。说不定还要赔钱呢。

裁判面露关心的神情:“陈大师,感觉怎么样?这是几?”说完还摆出了一个耶的手势。

“散开,散开!都散开了。给陈大师透一点空气,别等下因为你们缺氧又昏过去了。”孙大飞在旁边喊了起来。

而媒体的记者们都有些激动,长枪短炮全部都扎了过来,这也就是被拳馆的工作人员给挡住了。纵然如此,还是有一条漏网之鱼,一个高清4K的摄像机镜头差点都塞到陈凡的嘴巴里面了。那粗壮的炮筒镜头。唉……

“这是耶!”陈凡没好气的回复了一句,这是看不起谁呢?伸个巴掌也行啊。还2呢?

裁判愣了一下,随即拨开了人群:“无关人等都下去吧。陈大师没什么事情了。”

随着裁判的指挥,很快擂台之上就只剩下了陈凡、孙大飞还有裁判,魏凯很是激动,对着手下吩咐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等下要是重新开始,直播的镜头都给我掌握好了。一定要把精彩的画面都给我拍下来。”

陈凡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头还是有些胀痛,那么多的知识的灌注也不是开玩笑的。

孙大飞再次活动起来,迈着拳击独有的小碎步,时不时的还挥舞着拳头,一个左勾拳、右勾拳。虎视眈眈的注视着陈凡。

裁判再次询问道:“陈大师,你刚刚怎么回事?还能继续比赛么?不会等下再昏过去吧?”

陈凡白了这裁判一眼,看得出来,这裁判对自己的印象很是不好啊。但是,陈凡并不在乎,轻笑着道:“还等我休息一下吧。或者,我们改个时间再来打一场。最近我修炼出了问题。”

比什么比?自己的金手指是医学的,如果是比医术,陈凡自认不会怵任何的人,就自己现在这水准。陈凡完全可以骄傲的说自己就是专家。可自己不会武术啊。

陈凡有些恼火,老刘那个傻逼太不是个东西了。当个骗子都要图大求全,搞个医术大师不就得了,搞什么风水大师、相术大师和太极拳大师啊。还嫡传掌门人,还隐世家族。

陈凡心中怨念丛生,已经打定了主义真遇到了老刘那个傻逼,一定让他死得很难看。

“这……”裁判有些为难,他只是裁判,可不是组织者,改期这种事情可不是他能决定的。

而此刻魏凯却是跨过擂台,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陈凡的前面,沉声道:“你想干嘛?别忘了你是拿了钱的。”

陈凡看了一眼魏凯,道:“魏总为何这么火大,看魏总这气色,似乎有些肝火旺盛啊。平日里是不是有些力不从心,这是肾阳虚的表现。以后多吃一点猪腰子。”

魏凯不再跟陈凡说话了。这时候魏凯的表情很像是那种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坨屎的那种表情。

作为总控,魏凯直接对着裁判道:“老姜你能不能行,你还国际级裁判呢?总之一句话,必须开始!”

没等姜裁判说话,陈凡叹息一声道:“那就当我弃权吧。”

裁判瞪大了眼睛,他有些摸不清陈凡的套路和操作了。太骚了。做了十几年的格斗裁判了。第一次见识陈凡这种大师。都不要脸面的么?别的大师好歹还上去挥舞几下,虽然被打个鼻青脸肿的,也还算是有勇气直面惨烈。可这厮倒好。一开始昏迷不说,现在竟然直接弃权了?

“确定!”陈凡严肃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个话语的孙大飞一脸的得意和骄狂,迎面走了上来,眼神非常的凌冽,瞪着陈凡道:“沽名钓誉之辈,我真看不起你。”

裁判也动了,他准备做最后的判决了。先是拉着孙大飞的手,然后伸手过来准备拉陈凡。

裁判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如今的这些个大师真的是太可笑了。一个个视频拍的跟神话一样。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可没有一个在关键时刻不掉链子的。什么武术,什么国术,以后还是少说为妙。功夫的脸面都被这些人丢尽了。

可是,裁判没有想到的是,陈凡不但没有配合着伸手,反而是退了一小步。打量着孙大飞,陈凡顿时眼前一亮。

孙大飞的身体看起来十分的健壮,可面色却有些蜡黄,浑身上下鼓胀的肌肉之间,皮肤之上可以看到一个个细小的红点,犹如是蜘蛛痣一般。瞳孔也微微泛着黄色。

现在隔着一两米的距离,隐隐却能闻到孙大飞身上散发出一种很不同的气味,有些像是狐臭,可跟狐臭却又有不同。

这是肝臭味啊,身上有细小的出血点,肤色蜡黄,瞳孔微黄,看孙大飞说话,舌苔厚而重。这是身有肝病的表现啊。陈凡觉得特别的神奇。看着孙大飞,看着裁判。脑子里就浮现了许多的东西。仿若这是他本来就知道的事情一样。

除了这些之外,孙大飞因为常年习武,陈凡还发现孙大飞身上有一些暗伤,这些伤看似没有事情,可只是没有被激发而已。

陈凡的身份里面可是有中医大师、医学专家这种身份的。此刻,陈凡发现自己竟然不需要跟以前那么去伪装了。什么台本都不需要了。各种专业的知识在脑子里面浮现。

“不是我不比,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陈凡在两人的注视下缓缓开口。然后对着孙大飞道:“孙先生,你是不是经常运动的时候右侧肝部这里会有时不时的刺痛,犹如是针扎一样。最近的饮食也是偏向于清淡。然后有嗜睡、精神萎靡、厌油等症状?”

陈凡考虑了一番,决定赌一把。刚才的昏迷不是幻觉,脑子里的知识更不是幻觉。既然自己有这个判断。应该错不了。

孙大飞听着顿时面色一变。轻笑着道:“陈大师想说什么?说我有病么?我不过是训练过度,肌肉有些拉伤而已。这么些年的高强度训练和比赛打下来,谁还没有一些伤病啊。小龙哥不就是因为训练过度用电刺激肌肉这才导致英年早逝么?我这不算什么。”

孙大飞很是不屑陈凡现在的这种作为,真不是男人。输就是输,还要找借口么?今天任你说破天,说出一朵花来。我也不会答应。

可是,让孙大飞没有想到的是,陈凡却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想说。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就没有必要比赛了。我怕引发了你的内伤,不小心把你给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