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服走两步(1 / 1)

“什么?”孙大飞顿时来劲了。小碎步一踩一踩的上来,差点都碰到陈凡的脸了。

好在裁判到位,迅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孙大飞勾了勾手指,道:“来来来,我倒要看看陈大师你是怎么把我给打死的。”

随即,孙大飞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继续道:“至于饮食,我团队的训练师和营养师告诉我,最近我的体脂率有些放松了。而且我因为长期的胃病,饮食有些不好。所以才吃了一些清淡的食物。怎么着?陈大师这是看出什么问题了么?还是说因为我得了绝症,所以陈大师你这才不忍心跟我比武啊?”

陈凡点了点头,道:“原来孙先生已经知道了啊。我还是佩服先生你的精神的。明知自己身患肝癌绝症,竟然还要坚持着完成承诺。如此守信实在是令我佩服。陈某甘拜下风。我真的是无地自容,这场比赛是我输了。”

陈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非常高姿态的抱拳施礼,脸上更是露出了敬仰佩服的姿态。这让孙大飞整个人都为之一震。就连裁判此刻都张大了嘴巴。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孙大飞更是暴跳如雷,怒吼着冲了过来:“你他妈咒我呢?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绝症患者的拳头。”

陈凡下意识的躲在了裁判的身后,姜裁判立刻拦住了孙大飞,安抚道:“红方,冷静,冷静一点。”

陈凡眼见着安全了。随即说道:“这人啊,就是不见棺材不掉落。你既然不信我的话,那这样吧。你站出来。你跺跺脚,然后自己拍打一下你的左侧小腿,不要拍多了,三下就行。”

刚刚说完,孙大飞立刻就开始跺脚,咚咚咚,擂台地板被跺得如同打鼓一般的响亮。孙大飞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啪啪啪就是三下。

然后孙大飞看着陈凡道:“怎么了?我跺脚了。我也拍了。我不但跺脚,我还能跳。”

孙大飞面色得意,一脸不屑的看着陈凡:“是不是想问我麻了没?我告诉你,没有?还要我跺脚么?”

陈凡有些无语,叹息一声道:“孙先生,你心怀恶意。其实真没有这个必要。其实从我一进这个场地,我就发现了问题。所以我先用矿泉水战术拖延时间,希望能取消这次的比赛。结果魏总并不领情。”

“接着我宁愿自降身份,抛开了那些名誉和光环。自黑的形式来取消这次比武。甚至我还跟魏总说了,武林规矩点到即止。其实这都是在救你啊。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了。我是真怕把你打死了。我一发功你肯定是受不住的。”

说到这里,陈凡痛心疾首一脸惋惜,摇了摇头道:“你真要是不信,实在是觉得我在骗你的话,那你走两步。不服就走两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一幕顿时引起一震惊呼。不少没有文化的观众更是响起了一片卧槽之声。裁判也有些懵了,这什么情况?难道这是真大师?难道孙大飞真的得病了?如果是这样,那大师这人品真的是没话可说啊。

“大飞别信他的,这狗日的在带节奏。现在直播间一片骂声了。”魏凯突然怒吼起来。心急之下都不遮掩了。直接就吼了出来。

孙大飞顿时一愣,脸色一沉,怒吼道:“我去你妈的。你耍我?”

然后,他一个跨步朝着陈凡冲了过来,可是也就是走了两步,真的就是两步,不多不少。随着两步跨出,孙大飞顿时面色一变,一声惨叫。只感觉自己腿部传来剧烈的疼痛,然后豆大的汗珠冒了出来,孙大飞直接倒在了地上,因为疼痛,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如一支烧红了的虾子一般。

“关了,关了!赶紧的,所有的直播都给我关了。”突然起来的变化立刻让魏凯跳了起来。

连连安排,同时指挥着其他的手下,指着旁边拍摄的那些媒体记者们:“还有媒体这边。公关这边给我把他们安抚好了。这个事情一定不能爆出去了。”

这疼痛来得快也去得快,大约两三分钟,孙大飞就缓和过来了。一个大龙翻身、然后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直接站了起来。看着陈凡咆哮着就想冲上来。

却被裁判直接一把搂住了腰,裁判激动道:“冷静!孙大飞你冷静一下。”

陈凡已经从擂台边翻身下来了。面色如常,可陈凡的心中却是无比的开心,妥了。今天这个事情算是妥了。

虽然没有什么高深武术,也没有什么修炼功法。更没有成为什么风水大师、相术高手,可这医术也是不赖的。运用好了,那自己的未来可就走上人生巅峰了。就好比现在,看似憋屈,可不也成功反转了么?而且还非常完美。

要说有什么问题,还是思维,这一番话语下来,陈凡也发现了一些缺点,现在的自己就好比是学习了很多年的医生。可又有很多年没做医生了。医学的知识不缺,可真要是操作就差了。说白了,现在还只能做做样子、嘴炮几下。

当然了,这不是什么问题。回去之后就开始练习,肯定会飞速提升。到那时就无懈可击了。

“大飞!冷静一些。”裁判低声的安慰着。然后看着双眼赤红的孙大飞,低声道:“你觉得这是侥幸么?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清楚,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刚才你的那种意外,你觉得这是陈凡陈大师乱说的么?你自己没有数么?你自己没发现吗?陈凡这人深不可测啊。”

这话一出,孙大飞也稍微冷静了不少。沉思了一番,越想孙大飞就觉得越是惶恐,额头上冒起了滴滴的汗水。肝脏部位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持续时间不长,也就是几秒钟而已。可腿部的刺痛那是最真实的,可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倒下去了。倒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画面。他有些后怕,如果真的是生死斗,如果陈凡不是退了。刚才自己那种状态,别说一个成年男子了。就是一个孩子都能打死自己。不要打别的地方,专盯着危险部位去就行了。再狠一点,来个锁喉、来个撩阴什么的。违规是违规,可那又能怎么样呢?都打死自己了,死人还计较啥?半夜三更来聊人生么?

看着焦急的魏凯,再看面如死灰的孙大飞,陈凡淡然一笑,陈凡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乱就对了。损失大不大跟自己有啥关系。

至于孙大飞后面会如何。陈凡不会在乎,杀人者、人恒杀之。孙大飞之前的打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和名声,也因此赚了很多的钱。如果今天自己不是得了奇遇,那自己可能会更惨。牢狱之灾都有可能。那时候谁会在意自己啊?一切都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