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老刘回来了(1 / 1)

孙大飞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笑着解释道:“大师,你看我这大老粗也不会做饭,我就想着找个保姆。”

“荷花,快过来,这就是陈大师。以后陈大师的饮食起居就靠你照顾了,一定要做好听到没有?要不然就辞掉你。”孙大飞恩威并施的教训起来。

转头又笑着对陈凡道:“大师,这小姑娘是从山区过来的,叫周荷花,烧得一手好湘菜和川菜。做事也勤快。于是我就找过来了。”

陈凡点了点头,道:“嗯,你过来一下,我给你看看身体。”

周荷花小姑娘大约一米六五的身高,除了皮肤有些黝黑,整个人却是水灵灵的,一看就是美人坯子,就是有些胆怯和拘谨。

这很正常,小地方出来的大多都是这样,陈凡以前也这样。可随着陈凡的话语落下,周荷花立刻退了一步,非常警惕道:“陈……大叔,我不是那种人。”

孙大飞立刻呵斥道:“荷花,你说什么呢,什么大叔,是大师、师!知道了么?大师可是世外高人,医术通神。肯定不会害你的,赶紧去让大师好好检查检查。”

陈凡白了这两人一眼,有些无语,对着孙大飞喝道:“你特么想什么呢?老子说的是你。”

说着,和颜悦色的对着荷花道:“你叫荷花是吧,你去买菜吧。平常的生活费就让孙大飞转给你。”

越想越不对味,于是乎,陈大师很是自然的把生活费给推回来了。一番诊脉,孙大飞的情况也都呈现在了陈凡的脑海之中。

结合病情,陈凡心中也有了一个全然的打算。考虑了一下,看着仿佛等待判刑的孙大飞,陈凡缓缓道:“你身体底子很好。现在应该算是早期,还算及时。身体有些肝阳上亢,我给你开一副药,调理一番,手术你还是要预约好。手术完,再调理身体,做完化疗的流程,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可以后不能这么锻炼了,酒是绝对不能再喝的。”

孙大飞很是感激,连连点头:“大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听您的。”

……

时光荏苒

陈凡的日子过得很简单。有孙大飞这么一个货陪着喝喝茶,也还不错。再加上有小保姆荷花负责一日三餐的起居饮食,这日子很是舒服。

要么说由奢入俭难呢,以前当大师,身边人手很多。前几天还真不太习惯。现在就很好了。

同时,陈凡对整个世界也有了更深的了解。这是一个跟地球很相近的世界,各个方面都很相似。除了一些细小的差别之外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平行世界。这一点也让陈凡安心不少。至少未来的生活和融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在这风水宝地只能住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午间阳光正好,院子的凉亭里,一套上好的宜兴紫砂茶具,还是大师的作品。自然这都是孙大飞添置过来的。而此刻孙大飞的气色也好了很多,他的手术也已经预约了,就在后天。

他有些担忧,此时陈凡也在给这厮做着术前的心理辅导工作。

一壶清茶泡着,可惜就是少了一点琴声,少了那么一份意境。没有了团队的运作。陈凡这个大师就没有了那些繁忙的业务。说白了,所谓大师也就是这么一说。老刘那些人也不可能闹得太厉害。都是小范围的传播而已。看来接下来得去找个工作了。实在不行就只能去摆一个江湖游医的地摊,卖点大力丸什么的了。

正在愣神的时候,孙大飞这厮忍不住又小声道:“大师,我这真没有问题么?我听说肝癌是大手术。死亡率很高啊,好多都下不来手术台。”

陈凡白了孙大飞一眼,道:“那你不做啊。”

孙大飞尴尬道:“那不还是等死么?”

陈凡一本正经道:“这不反正都是死么?我跟你说,不是吓唬你,肝癌到后面可是非常痛苦的。止痛针都没用。而且会瘦成皮包骨。手术就不同了,全麻之下反正什么都不知道。死了也就死了。多少还能留下一个比较满意的皮囊。就看你怎么选了。”

孙大飞有些着急:“这不一样么?都是死啊。”

“你特么知道还问我?”陈凡很不客气的骂了起来,鄙夷的看了孙大飞一眼,不屑道:“还格斗冠军呢,我现在才发现你比娘们还要磨磨唧唧。”

“扑哧!”旁边传来了荷花的笑声,这八九天的时间下来,荷花也了解了陈凡和孙大飞,也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

虽然穿着朴素,可耳濡目染之下,这小姑娘也比以前开朗大方了不少。至少敢说话和聊天了。刚开始那几天,吃饭都不上桌的那种。

“荷花你笑什么?”孙大飞询问着。

荷花抿着嘴,看了陈凡一眼,道:“陈哥是故意调侃你的呢。既然都一样,你还怕动手术啊。”

孙大飞一愣,随即呵呵笑着道:“也是啊。大师不愧是大师,说话都这么高深莫测。我是拍马也赶不上的。跟着大师,每天都能有新的进步和感悟。”

这马屁,拍的陈凡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就是想跟着自己保命么?也不要这么肉麻啊。

三人正聊得开心的时候,院门口一声轻响,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十几个人鱼贯而入。最前面的赫然就是老刘。

一看到这厮,陈凡就怒了,直接站了起来。

“好你个老刘啊,怎么着?现在不怕了么?这是看到事情过去了,就屁颠屁颠的回来了?”陈凡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

此刻陈凡的心中其实是很郁闷的,恨不得甩自己几个耳刮子。太傻逼了,都行骗两年的时间了。自己竟然只知道这些人叫刘总、李助理、小陈、小刘啥的,连这些人姓甚名谁住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不是傻逼么?

“陈大师,看您这话说的,前些天我们这不是去团建了么?公司上上下下的同志们都特别的辛苦。这不我就带着他们去了一趟泰国。刚回来呢。”刘总倒是不客气,很完美的解释了他们抛弃陈凡的事实。

老刘看了一眼荷花,又打量了一下孙大飞,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这肯定是陈凡找的粉丝,这是要自立门户啊。

他并不认识孙大飞,之前的联系都是他跟魏凯联系的。都没见过孙大飞,如果知道,恐怕他就不会这么自在了。

同时,老刘很是自来熟的坐在了孙大飞的对面,陈凡的旁边,拍着陈凡的肩膀道:“陈大师,你就别生气了。这次我们去团建,还在决斗比武的时候,的确是我们不对。我给你道歉啦。”

孙大飞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开口道:“大师,这就是那个什么刘总啊。就这么个狗屁货色?”

这话立刻让刘总皱起眉头,沉声道:“你特么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