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抓住这个骗子(1 / 1)

这让陈凡有些吃惊,愿意是想听听孙大飞怎么说,医生在术前都会跟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沟通讲解手术方案、并发症等等这些的。俗称术前谈话。

可陈凡却没有想到孙大飞直接拿了文字方案出来了。大飞哥还是有些牛掰啊。按理来说这是不可能流传出来的。

打开文档,一眼扫过去。陈凡也有些佩服和惊艳。可想想也就能理解了。毕竟是楚南省肿瘤医院。这可是楚南省内唯一的一家专业肿瘤医院。在全国也都是排的上号子的。

更别说给孙大飞主刀的肖正奇教授了。那可是肝胆外科这一块的专家。整体的方案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唯独在切除的范围上,陈凡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沉吟了一下,陈凡看着孙大飞:“你过来一下,我给你诊脉看看。”

张敬思一脸的佩服,竖起大拇指:“陈师傅你厉害了。我等拍马都赶不上了。我们也就能卖个跌打丸、搞点活络油,你这医术才是真正的医武不分家啊。不愧是修炼内家拳的高手。”

陈凡笑了笑,没有答话。说什么啊?既然不好说,那就只能低调处理了。

伸手,大拇指和中间三个指头摆出一个造型,小指还微微翘着,颇有一种兰花指的感觉。稳准狠的搭在了孙大飞的手腕寸关尺的位置。

这诊脉的技术看得张敬思是心驰神往无比佩服,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陈凡这手艺,绝了!

“大师!”孙大飞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凡,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这让旁边的周荷花很是不满。撇了撇嘴,低声道:“孙锅,有啥子不敢讲的嘛?”

张敬思愣了一下,讪笑着竖起大拇指:“陈大师家教真严啊。”

屁的家教。陈凡瞪了孙大飞一眼:“说!”

孙大飞谄笑着道:“您不用天门的独门诊脉秘诀么?这手法我有些不太放心啊。”

“你怎么知道的!”陈凡脱口而出,脸色如常可心中却骂了起来,李有德这个贱人,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竟然也是个长舌妇。

旁边张敬思有些震撼,站了起来道:“天门?陈大师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天门中人,难怪如此年纪就这么厉害。在下真的是看走眼了。”

这话直接把陈凡给弄懵了。那不过就是他信口胡诌的一个词,难道真的这么凑巧么?

想到这里,陈凡瞥了孙大飞一眼。道:“不知道诊脉要保持安静么?”

说完,陈凡看着张敬思,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很坚决:“张师傅,你别听他乱说。什么天门,根本没有的事情。这都是他们的幻觉。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陈凡有些害怕,有些担忧。这眼下的麻烦都还没有解决呢。孙大飞是没问题了。可网上的舆论还在发酵。估计接下来会有一大波麻烦找上来。现在又牵扯到了什么天门。天地良心,这不就是随口一说么?陈凡不敢乱说了,更不敢乱取名。他有些怕,万一又惹事了就不好了。

张敬思一愣,随即点头道:“明白的,我懂。你放心!”

看张敬思的表情,陈凡有些担忧。你懂什么啊。我自己都还不懂呢。

一番诊脉,陈凡放下了手。心中也有了一个准确的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孙大飞的肿瘤主要是在胸骨柄中线肋间下肝脏左侧部分的肝左内叶区域。这个位置是很隐蔽的。只要发现就绝对是晚期。孙大飞是走运遇到了陈凡,要不然就真没救了。

“好了,明天我跟你去一趟医院吧。”陈凡心中有底,也就不再多说,直接跟孙大飞吩咐着。

张敬思没有坐太久,很快就告辞离开了。而孙大飞也回医院去了。这次周荷花倒是没有请假了。

一夜无话,陈凡一大早就起来了。梦境如约而至。几乎是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金色的人影。

可陈凡的精神却没有任何的影响。等陈凡到了医院。孙大飞已经换上了衣服,手术床也已经推到了床边了。

几个医生还有手术室的护士在旁边等着。随着陈凡进来,孙大飞立刻道:“陈大师,可算是等到你了。”

一声大师,立刻让房内的医生都皱起了眉头。要说对大师这两个字的憎恨。医生这个行业绝对是首当其冲的。无他,医学界太多太多的假大师了。

肖教授打量了陈凡一眼,没有说话,但他旁边的一个医生却开口说道:“孙先生,现在人也见到了。是不是可以去手术室了?”

陈凡笑着道:“肖教授你好。我是陈凡的朋友,我想跟你探讨一下方案的问题。”

肖教授眉头一挑,脸上也露出了不怎么喜欢的神情,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挥手示意:“陈先生有不同见解么?愿闻其详。”

陈凡也不客气,直接道:“肖教授,从您的方案来看,现在的策略是从中间入手切除整个肝左内叶和部分左外叶肝。而肝左内叶的位置很玄妙,这中间还牵扯了肝中静脉、门脉、肝左静脉等等,这地方是血管最为丰富的区域。这手术的难度很大。这么做是最保险的。”

肖教授有些骄傲和自豪:“这是当然,医者父母心,我们不仅仅考虑治疗,还得考虑患者的生活质量水准。如果治疗以牺牲生活质量,让病人一辈子卧床,毫无尊严可言的话,其实那种治疗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说到这,肖教授转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其他医生,道:“患者的情况你们也知道。这是损害最小,最为保险的一种方法。”

陈凡此刻却是笑了一下,特别的谦逊和低调。道:“肖教授,我提一个意见,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肿瘤应该就在肝左内叶区域,这样手术的难度差不多,可病人的身体后续康复也会更好。”

“真是笑话!”没等肖教授说话,他旁边的一个医生就开口呵斥起来。正色道:“你是医生么?我们肯定是考虑了病情才做的方案。不这么切除,以后复发你负责么?那不但会增加患者的费用负担,还会增加死亡的风险。”

正说着,病房门嘭的一下打开,外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愤恨不已的年轻男子。

男子一看到陈凡,立刻就指着陈凡道:“就是他,就是这个什么陈大师,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他是个骗子。就是这个人,两年前在一个黑诊所骗我做包皮环切,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会长大一些,都是假的。”

说着,这年轻人激动的冲了出来,看着陈凡,一副大仇得报的姿态:“没想到吧。没想到我会找到你吧。上次算你跑得快,这次我看你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