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差点露馅了(1 / 1)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么?”陈凡有些诧异,他是真想不起眼前这个小伙子了。

说是这么说,可心中也在打鼓。最开始当大师的那几个月。老刘联系了一家黑诊所。然后给他伪造了一个中医大师的身份。专门派人去各大医院拉人,说白了就是去当医托。目标也很明确,几乎都是身患绝症的那些人。现在想来,陈凡都觉得就凭老刘他们做的那些事情。吃花生米都够了。当然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后来,老刘估计也是怕了。或者说担心做久了会惹事。所以大约两三个月就没做了。陈凡摇身一变成了赫赫有名的风水相术大师了。

事肯定是有这么一回事的。可陈凡是真不记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呵呵,你当然说不认识了,你敢认识我么?”年轻人很不屑的冷笑一声,言语之中充满了嘲讽和轻蔑。

“肖主任,我就说这人是乱说吧。咱们连仪器都无法确定的事情,他却说得跟真的一样。”刚才一直反驳陈凡的中年医生也附和起来。

人都是这样的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中年医生本来就不怎么相信陈凡,此刻一听是骗子,还有人证在这里,自然就更为坚定了。

肖教授是个好人,也是一个正直无私的人。他并没有被这些所影响,思忖一番,缓缓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陈…先生说的也是头头是道,别的不说,对肝胆外科这一块他的话很有水平。是不是搞错了?”

“肖主任你好。”年轻人带过来的那个中年医生此刻开口道:“我是市三院泌尿外科的唐之也。”

肖教授愣了一下,微微点头:“唐医生你好。”

唐之也有些受宠若惊,可也没时间寒暄,而是指着陈凡:“肖教授,这事情我听小何说了两年了。根据我的判断并不长,他其实是不需要手术的,确切的说也没有达到手术的指标。可小何就是被这家伙劝着动了手术。还以手术后有助于增长这种理由诱惑小何。您说这不是骗人么?”

陈凡皱起了眉头,这么一说他有些印象了。的确做过这个事情。而且还是第一天做这个行当,自己经验不做,老刘也不懂。就什么人都骗,第二天发觉不对,就立刻没做这个了。

可现在能承认么?陈凡稍一沉吟,就义正言辞道:“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些人。唉,最近因为大飞挑战我的事情,网络上有很多不好的舆论导向。说我是骗子,说我是诈骗。现在看来,你们这是要踩着我的尸骨成名啊。”

这番话,陈凡说得大义凌然,说得是无比的悲愤,欲言又止、欲哭无泪、欲加之罪等等诸多的表情显露在脸上。犹如是风潇兮兮的壮士一般。充满了一种悲壮的气氛。

孙大飞此刻鼓着眼睛,沉声道:“你们想找陈大师的麻烦,先问问我的拳头!”

陈凡立刻抬手:“大飞,戾气不要这么重。怒气伤肝、肝病易怒,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你要保持心态平和。另外,我再说一次,大师这种话再不要说了。我真不是什么大师,我也就是对医学有一些小小研究的小学生而已。”

“陈大……”孙大飞有些急,脸上很自责,如果不是他,大师何至于这么被动。都是那些人把大师的名声搞坏了。骨折都打轻了,早知道该打死才好。

陈凡拍了拍大飞的肩膀,道:“叫我陈凡吧,我本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凡哥,你跟他们解释啊。”孙大飞有些着急的说着。

陈凡摇头:“清者自清,解释有什么用,就像你,你会误会我么?眼睛带有偏见,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你先治疗吧,我相信肖教授的医术和医德。我先回去了。”

陈凡准备溜了,此地不宜久留。有孙大飞的配合,肖教授这些不明就里的人不会多说,那两人也不敢太过放肆。这是最佳的时机。论医术陈凡不怕。可现在锻炼还不多,也就会一点缝合而已。关键是没有实物练习,看来以后要搞一些兔子或者老鼠来实际锻炼一下手艺了。

“慢着!”小何突然拦在了陈凡的前面。冷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你不是说你医术高超么?不是什么外科圣手么?就这么跑了算什么?”

陈凡立刻板起了面孔,严肃道:“谁跟你说我是外科圣手了。小何是吧,看来你是真的认错人了。”

肖教授此刻却突然道:“陈医生,你刚才的话语很有见地,你应该是懂外科的。”

陈凡有些无语,难道要成也肖教授、败也肖教授么?而旁边小何带来的唐之也突然眼前一亮:“陈大师,要不这样吧。光说不练假把式。只要你能证明你是有真才实学的。这误会不就解除了么?”

陈凡不屑的看了唐之也一眼:“真是笑话,你我非亲非故。你说质疑就质疑啊。你说表演就表演啊。医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表演的。”

一番严厉的训斥,陈凡反问道:“那现在我质疑你的技术,我说你不是医生,你是不是也要表演给我看一下?”

让陈凡没有想到的是,唐之也直接点头:“行啊,不就是示教么?你说要看什么手术?”

肖教授此刻缓缓道:“这样吧,孙先生的手术也不能耽搁,依我看就简单一点,外科嘛,缝合是必备的技能。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貌。缝合技术的好坏还是能看出很多东西的。要不陈医生你就委屈一下?”

陈凡心中一喜,此时恨不得给肖教授抱着亲那么几下。太到位了,这个助攻绝对是无懈可击的。

唐之也和小何也在商议,片刻之后唐之也就点头道:“陈大师该不会又要以什么所谓的羞辱来搪塞吧,如果这都不愿意,那陈大师就真的值得怀疑了。”

“罢了!”陈凡略显无奈,缓缓道:“直接去手术室那边吧。肖教授你们这里有练功用的活兔吧。”

“有!”这次不需要肖教授开口,另外一个人就答应了下来。

速度很快,随着孙大飞被推向手术室那边。一群人就已经到了这里,也算是凑巧,楚南肿瘤医院的模拟实训中心就在手术室楼下,也就是俗称的练功房。

孙大飞已经进入手术室开始做准备去了。而肖教授还有唐之也等人都过来了,随着几个人的广而告之。很快周围就围拢了不少的人。

这时候,肖教授指着旁边一只已经麻醉的兔子,道:“陈医生,这是刚刚我们院的医生做完了肿瘤摘除手术的兔子,恰好就只有最后缝合的部分了。你不介意吧?”

旁边做手术的医生立刻就介绍了一下情况,这是一个胃十二指肠肿瘤切除术。陈凡看着脑海的知识也如同电脑一般被调阅了出来。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陈凡也不啰嗦,直接点头道:“开始吧!”

随着陈凡的缝合开始,旁边的唐之也就傻眼了,看着旁边的小何道:“小何,你确定你没有记错?”

小何有些懵,茫然道:“没有啊,肯定是骗子。”

这次不需要唐之也说话了,旁边一个年轻医生冷哼一声道:“连续水平褥式浆肌层内翻缝合法。行针果断,连续,所有的排针布线犹如是电脑一般的标准,你说这是骗子?”

缝合继续,随着胃肠道缝合好,接下来腹膜层,然后肌肉层等等,陈凡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可后面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随着陈凡放下了手中的持针钳,肖教授看了看唐之也,又看了看小何,摇了摇头,神情不善,语气严厉:“陈医生给我们展示了连续水平褥式浆肌层内翻缝合法、连续水平褥式外翻缝合法、半荷包缝合法、连续锁边缝合法,还有减张缝合法以及最基础的单纯间断缝合法。就这水平,我自认是做不到的。”

说到这,肖教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为了出名什么都不讲了。”

唐之也面色尴尬,一甩手,直接道:“小何,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小何无比的委屈,他想不通啊。这明明就是骗子啊。

陈凡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前段时间锻炼了技术,要不然就露馅了。

看小何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陈凡也有些于心不忍,开口道:“你们错怪小何了。我记起来了。以前的确给他做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