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兄弟你说实话吧(1 / 1)

本就是一般的切磋。都是相熟的人,又是私底下。自然是不会伤和气的。此刻黄平有些傲然,看着陈耀道:“陈师傅,你这学艺还是不太精通啊。不好意思,侥幸赢了半招。”

陈耀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了。黄平这是在报复。刚才自己的话语的确有些出格了。黄平这是在为他家老头子出气呢。

你凭什么之一我老爹的眼光。你连我都打不过。还大言不惭的想要挑战陈大师,陈大师那是什么人,那可是连我老爹都敬佩的人。

“阿平!”黄三泰适时站起来喊了一句。

算是解围,其实也是对黄平的一种保护。过刚易折。如果对方心胸宽阔还行,如果是狭隘之辈。这一句话就把人给得罪了。

“老豆!”黄平迎面走上来,抱拳施礼,脸上却带着一丝骄傲。

黄三泰侧头看着旁边的陈凡,笑着道:“陈老弟,还得靠你指点一下啊。”

陈凡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根据自己的一些理解,然后对着黄平道:“虎鹤双形最重要的还是意,虎鹤也罢、五形、形意等等也都是这个道理。人类从动物的搏杀狩猎上攫取了养分,形成了我们的武术套路。可动物终归还只是动物。人还是有区别的。有人说观想动物。我觉得这有些本末倒置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意!”

“可是!”黄平有些不解,想要反驳。他是不太信服陈凡的,你一个练太极的,还来指点我虎鹤双形。开什么国际玩笑。当我傻么?

可没等他说话,黄三泰就喝道:“闭嘴,乖乖听你陈叔叔说。”

陈凡有些尴尬。什么叔叔啊,我比黄平还年轻好么?立刻讪笑着道:“黄大哥,您这太客气了。我跟阿平就各交各的吧。”

说着,陈凡继续道:“刚才你那一招猛虎捕食有些过于拘泥了。导致你招式还是特别的生疏涩滞。你这样,幅度不要那么大,另外,腰背弯曲达到一定的幅度,你在试试看。”

黄平听着,也不客气,直接就使出了这一招。而这一次却是按照陈凡的方法。顷刻间黄平就脸色一变。

很明显能看出来整个动作的连贯性有了成倍的提升,威力和杀伤力也变得更加的厉害。

在场都是明眼人,就连陈耀都脸色一变。如果刚才黄平施展这一招。自己还真接不住,不但接不住。恐怕还会有性命之忧。

武术就是这般,一招输就足以决定胜负了。

陈耀看着云淡风轻的陈凡,刚才他也听到了。就是陈凡短短几句话,就让黄平的招数有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这太神奇了。

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还没完,随着黄平的动作。加上陈凡刚才的提点,黄平似乎是找到了窍门。整套虎鹤双形打下来。无比流畅不说,很多动作都不再拘泥一招一式了。往往一招没完下一招就出来了。整个拳,犹如是绵绵流水一般,特别的自然。

黄三泰面色一变。刚抬头就看到张敬思也望向了他。此时张敬思拱手道:“黄兄,恭喜了。阿平这是顿悟了。看着架势,他这拳法已经是有些登峰造极的味道了。”

黄三泰很是高兴。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句话就有如此进步。就黄平的表现已经超过他的实力了。

可就在此刻,一套拳打完的黄平并没有立刻收势。此时黄平整个人双肩微微分开,直身而立。整个人似屈非屈,呼吸和身体起伏之间形成了一种统一的韵律和浮动。

其他人离得远也就罢了。可陈凡、黄三泰还有张敬思和陈耀却都听到了,此刻黄平身上发出了阵阵嗡鸣之声。

“这……”

黄三泰面色一变,随即转身看着陈凡道:“陈大师,这份人情我黄家记下来了,以后但凡有任何的事情需要我黄家帮忙的,我们义不容辞!”

黄三泰连老弟都不叫了。而是直接称呼为大师。刚才是什么?这是虎豹雷音、达到这一个层次,距离筋骨齐鸣也不远了。这意味着黄平即将成为一方武术高手——进入到明劲的层次。

“老弟,我有个不成器的侄子也来了。要不也麻烦老弟帮我指点一番?”张敬思在旁边开口说着,语气里说不出的艳羡和期盼。

陈耀很想动,可想到之前的态度。此时他怎么也说不出请教的话语了。说到底,他陈耀还是要几分脸面的。

陈凡此刻却是笑着道:“张老哥,您就别笑我。巧合这都是巧合而已。我哪里懂这些。也就是胡说了几句,当不得真。”

陈凡这么一说,张敬思也不说话了。武道规矩森严。功法都是各门各派的秘籍。有的传承甚至是传男不传女、川内不传外的。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冒失。可为了侄子,试一试也不打紧。可陈凡这么一说,他也不会多求。这跟关系无关,这是每个人的忌讳问题。

接下来又是几轮切磋比试。可每一次的比试陈凡都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轮到张敬思的侄子了。

张敬思的侄子全名张涛;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高一米七五的样子,整个人也算俊俏,一双浓眉显得整个人特别的朴实。

八卦掌也是练得颇有火候。张涛的对手却恰好是铁布衫周家的传人,周勇的弟弟,名叫周洪一个两米一高的粗壮汉子。

张涛的技术很好,可力量不足,周洪又是连外家功夫的。此刻就尴尬了。张涛打不动。周洪也拿灵活的张涛没有太多的办法。一时间局面僵持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比试就这样了,就看谁体力不支了。

就在此刻,张敬思这货却突然对着陈凡道:“老弟,你看我这侄子的水平怎么样?”

陈凡此时被场内的战斗所吸引了。相比之前的几轮。张涛和周洪的比试反而更有参考价值。两人的特点注定了打斗的方式。你来我往的,基本上周洪就是一招鲜吃遍天。

就欺负你张涛破不了他的防御。动作都是大开大合,没有太多的技巧可言。可张涛就不得不施展浑身解数了。

所以,随着张敬思这突然袭击,陈凡是想都不想,直接说道:“有些可惜了。张涛的招数不对。有几个地方似乎是缺了招式。这导致他的攻击力不够啊。要不然就凭周洪这三脚猫的铁布衫,根本挡不住。”

正说话,周勇这厮也凑了过来:“这铁布衫不都是这么练的么?”

陈凡却是摇头道:“不对头,我看周洪看似防御无敌。可有几次他都犹豫了。他应该有暗伤。外家功夫我听说还要配备专门的药浴。这应该是出问题了。”

一说完,陈凡就愣住了,因为两个脑袋已经凑到他前面,把视线都给全部拦住了。

陈凡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道:“张老哥,周师傅,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你们别当真啊。”

张敬思急切的抓着陈凡的手:“兄弟你说实话吧,你到底懂多少门派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