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无耻的陈耀(1 / 1)

“我真不懂啊。”陈凡无奈的否认着。不是他装逼,是真不懂太多。医学上陈凡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理论大师。可在武学上,陈凡就真的是有些虚了。此刻,陈凡觉得自己在武学上就跟一个失忆了的武学大师一样。

真要自己上,那是啥都不是。打不过也说不过。因为没有完整的知识传承。可是,看着这些比试。陈凡就总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张敬思有些无语,看着陈凡道:“陈老弟,陈大师。我知道你懂。八卦掌传承自董祖师。发展到现在,说是各大流派纷呈。世人都只知道八卦掌有八个基本的掌法。走八个方位。可并不知道还有一路六十四式的掌法。陈老弟你肯定知道。如果你肯说,别说一千万两千万了。你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陈凡有些吃惊,张敬思这老头看起来这么朴素,这么有钱的么?实际这是陈凡有些局限了。穷文富武。一方面指的是穷人只能支撑家里孩子学文,只有富人才能采购各种药材和肉食来保证习武所需的营养。可穷文富武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学武的人往往是很能赚钱的。要不然怎么会有穷书生这么一说呢。

周勇嘿嘿笑着道:“陈大师,我要求不高,您老要是能帮我完善药浴的方子。我愿意给您三千万!现金!”

铁布衫的修炼从外到内。可走到现在没听说有内家铁布衫的。周勇的激动可不比张敬思小。

黄三泰此刻也在看着,看到陈凡一脸我真不知道的样子,随即站出来解围道:“好了,各位都是贵客。比试就到此结束了。大家可以自由交流。先休息一番。鄙人略备薄酒,等下不醉不归。”

……

主人站了出来,张敬思和周勇也不好说什么了。人群散开,几个为首的都已经到了黄家的大堂就坐。

刚坐下,玄阳道长就开口道:“老张头,你刚才这是怎么了?如此激动,这可不像是你八卦张家家主的风格啊。”

玄阳道长刚才恰好跟其他人交流去了,所以他并不知道后面的一些事情,这才有这么一问。

玄阳道长这番话顿时就让张敬思苦笑了起来:“唉!玄阳道长,你就别笑我了。八卦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董祖师自创八卦掌开始到现在,八卦掌分成了十二个流派,每一个派系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独门绝技不谈。战乱更是让整个武林都受到了重创。八卦六十四式打法已经失传了很多了。”

玄阳道长嗤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可刚说这一句,玄阳道长显然是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你是说陈大师?”

黄三泰此刻瞥了陈凡一眼:“陈大师不愧是天门传人,以前说某个高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我觉得那是吹嘘和客套。可今日见识了陈大师的本事。我才知道此话不虚。”

“陈大师,铁布衫更惨啊,你是不知道。我们这种外家横练的功夫,从一开始修炼就几乎是自残了。从木棒到铁棍,那可是真刀真枪才有了现在这点虚名。可以前我们还多少有点奔头。铁布衫修炼到后面,由外入内,配合特殊制作的药浴可以修复前期修炼留下的内伤和暗伤。可现在我们是真看不到希望了。为什么现在铁布衫的人都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啊。细胳膊细腿的人来修炼。练不了多久就练废了。”

周勇直接对着陈凡诉苦起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可谓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陈凡也有些无语的看着周勇。一副五大三粗的形象样貌,看身高也足有一米九几。可这一副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这是做给谁看呢。

周勇却伸出他满手老茧的巴掌,笑出两颗大门牙:“陈大师,五千万!砸锅卖铁我就是倾家荡产都行。还请大师可怜可怜,指导一下药浴的方子!”

怎么修炼周勇不担心,他担心的是药浴,药浴方子的搭配这才是最核心的东西,才是根本!为此他可怜也装了,现在就是真刀真枪的诱惑了。

他就不信了,陈大师还能眼睁睁看着五千万溜走不成?

玄阳道长懵了一会儿,顿时就明白了,望向陈凡的眼神也不同了,一个人精通一两门武学这是很正常的,比如传说的那位神枪!一杆大枪打遍天下无敌手,更是赢得了刚拳无二打的美誉。

可陈凡才多大年纪?二十五有没有?精通虎鹤双形!不对,看着这架势应该是精通洪拳、八卦、太极、铁布衫这还是明面上的,其他呢?即便没有了,就这四个,就这个年纪,从娘胎里开始也没有这种功底啊。

想到这,玄阳道长立刻走向了正在跟周勇站在一起的陈凡,这老道搓着手,胡子一抖一抖的,呵呵笑着道:“陈大师,你看要不我给你打一套我玄阳观独门传承的沾衣十八跌如何?”

陈凡原本看到玄阳道长过来还有些欣喜,这老道别看其貌不扬还挺有眼力见。这下可是给自己解围了。

可下一刻,陈凡就皱起了眉头,微微一笑,特别的谦虚:“道长您这话说的。陈某何德何能。这是万万使不得的。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这种话切莫再说了。”

这时候,黄家的弟子和内部临时安排的服务员们也都鱼贯而入,送上了零食点心和茶水。

黄三泰也招呼众人坐下,喝着茶。聊着练武的心得。看着这和谐一幕,陈凡也稍稍放心了不少。不由自主的抹了抹额头。好险,好在明天一早就回去了。这一关总算是混过去了。

这两天里,陈凡也发现了,这跟外面那些武术大师是不同的。这些人是有真本事在手上的人。

别的不说,就周洪这家伙。去参加重量级的拳击或者格斗比赛,就他这种抗打击能力。拿个金腰带那不是手到擒来么?

如果自己穿帮了,那后果估计有些恐怖啊。好在还行,穿帮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可让陈凡没有想到的是张敬思此刻却突然道:“陈大师,明天就要分别了。实在是万分不舍啊。我看陈大师现在身边也没有一个使唤的人手,我这侄子张涛也还机灵,不像我这老头子什么都不懂了,都是年轻人和陈大师有共同话题,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让张涛跟大师你学习吧。”

刚说完,远处的张涛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抱拳,恭敬的九十度鞠躬:“陈大师,以后要是做得不对的,您尽管打骂,您让我往东,我绝不杀鸡!”

不等陈凡表态,周勇踹了旁边胡吃海喝的周洪一下,周勇也笑着道:“陈大师,我看您还缺个跟班,我家周洪看起来憨厚,可也特别的老实。一定能胜任,就希望大师不要嫌弃他吃得多一些,您放心。他的吃饭我给钱!”

就在此刻,原本闷不做声的陈耀却是直接迎面而来,然后推金山倒玉柱拜倒而下,然后道:“陈大师,您是不知道啊,如今咱们太极很惨啊。要不是您老还撑着。现在哪还有太极的地位啊。都快变成人人喊打的角色了。”

陈凡愣住了,这是那个扯高气扬的陈耀?没骨气!这也太厚颜无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