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老子要辞职(1 / 1)

此时此刻林清雅的眼泪已经萦绕在了眼眶之中,慌了神了。嘴巴上连连说着:“孙主任,我……对不起。”

这看得陈凡有些皱眉,林清雅这是满腹话语说不出口啊。还有这孙知礼,竟然敢如此对待林老的孙女,难道就不怕林老报复么?

想到这,陈凡就哑然失笑了,以林老的性格恐怕还真不会公报私仇,即便后面查出来是孙知礼的错误,林老顶多也就不理会这个人了。可绝不会依仗他自己的权势去做什么。

而孙知礼这时候却是相当的冷漠,脸色阴沉的看着林清雅道:““你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去喝躺在床上的患者说对不起!”

王钰此刻有些面色异常,就连陈凡都没有注意,王钰就迎了上去,讪笑着打着圆场道:“孙主任,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您看您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消消气啊。”

可是让王钰没想到的是,孙知礼扫了他一眼,脸上满是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质问我?”

王钰被他一吼,脸色有些难看。可人家毕竟是副主任,也不敢多放肆。只好低声的朝着林清雅问道:“清雅师妹,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清雅看了看四周围拢而来的病人,再看了看旁边的孙知礼,却是倔强的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不说话。

陈凡此时也看出来了。这种事情陈凡见识得多了。当年咱陈大师行走江湖的时候,那也是见过世面的。孙知礼这厮有些过分了。这家伙小气不说,还特别的苛刻。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换一种温和的方式交流。同样能达到效果。何必这么呢?

再说了,当着周围这么多患者的面,这么做就很不妥了。有句俗话叫家丑不外扬。如今孙知礼这么一闹。别人患者怎么看待医院?会说医院严格吗?恐怕还会有很多人觉得楚雅医院不行。楚雅的年轻医生都是饭桶,会出错。大家都是第一次当人,不需要面子的么?再说了,那个医生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

陈凡迎了上来,对着四周的患者们挥了挥手,大声道:“好了,好了。各位病友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别忘了大家来医院的正事了。其他人都回各自岗位上去。都很闲么?”

陈凡的声音洪亮,对病患们是半开玩笑半提醒。对急诊的医护则是带着一种训斥。这威严气度一下就起来了。这方面陈凡是有把握的。在气质这一块,陈大师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从来都没有输过。

随着四周的人群散开,陈凡这才走到了孙知礼的前面,微笑着道:“孙副主任,你刚才有些过了。”

这一声副主任让孙知礼特别的尴尬,可陈凡不在乎。你特么就是老子手下的副主任。还想上天啊。

看着孙知礼脖子一梗准备发火,陈凡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严肃道:“孙知礼,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去医生办公室说。非得要当着病患来说么?你有没有考虑过咱们医院的名誉和影响?”

孙知礼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顿时有种冷汗淋漓的感觉。望向陈凡的目光也不同了。要么说人家是主任呢?院长的眼光到底还是不同的。就这方面陈凡的确比自己考虑得周全。

一行人走进办公室,此刻办公室内其他还在休息的医生也都站了起来,随着陈凡挥手,再次坐下。

陈凡对于这种事情很有心得。一个团队,最忌讳的就是内讧了。一旦有人拆台,那整个事情就难办了。孙知礼这明显是脑子进水了。

“林大夫,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凡坐了下来对着林清雅说着,对于这个一开始去接自己,又帮自己解围的林清雅,陈凡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其他都没什么。主要是长得不错。

陈凡现在可不想听孙知礼说,林清雅的话语显然更为真实。林清雅看了孙知礼一眼,道:“刚才一个患者过来看病,皮肤溃烂。我判断是服用甲氨蝶呤药物过量。孙主任……”

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都不需要说了。此时不仅是陈凡看孙知礼的眼神不同了。就连其他人的眼神都不同了。

陈凡也有些感慨,好你个孙知礼。没有想到你还是这种人。这人品就真的是差到极点了。

孙知礼此刻却是脸色一变,急声道:“林清雅!”

“你闭嘴!”陈凡怒吼起来,整个人站了起来,沉声道:“作为副主任,你听一听意见不行么?你不觉得你自己有错吗?还是说你觉得你自己无敌了?”

这话陈凡是真正的有感而发,这几天在医院里面,他是真的胆战心惊,没有哪一天是安稳的。这种滋味简直比以前当大师的时候还要难受。这可是救命的一线,稍有不慎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这是怎么了?”办公室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楚雅的李院长已经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楚雅的几位副院长。

一看到李院长,陈凡立刻就眼前一亮,这几天下来,虽说实践的东西,临床的经验也多了不少。可陈凡是真的一刻都不想再在急诊搞下去了。去外科,或者去中医都行。急诊可不是自己能胜任的。

而现在,这不就是机会么?陈凡立刻站了起来道:“李院长,您来的正好。事情你等下去了解。我相信这么多同仁在这边,也不是查不清楚。现在我想跟你辞职。老子不干了!”

这话立刻让李院长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对于陈凡他们是多方打听,也亲眼验证过的。就陈凡在医学上的造诣。李院长觉得自己都比不上。这才力排众议放在了急诊。

在李院长看来,也只有急诊这种地方能够让陈凡这种全能的大医能尽情的发挥。

不过,他也想起了这两天其他科室主任对陈凡的评价。陈凡来急诊并没有丝毫的表现。以往怎么做,现在还是怎么做。想象之中的急诊患者根本不需要他们动手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出现。

所以,李院长这才带着几个人过来了这边。却没有想到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子不干了。

“陈主任!”李院长微笑着,保持着一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还有礼贤下士的姿态看着陈凡:“能说说为什么吗?是做得不开心,在科室里面有掣肘?还是说其他的医生水准太差了?”

陈凡摆了摆手,心中也有些懊恼。太高调了。刚才怒气上来有些冲动了。怎么能用老子这种不文明的词汇呢。这有些不符合自己堂堂大师的身份啊。

陈凡平静道:“都不是,林医生、王钰医生,还有咱们科室的这些骨干其实都十分的优秀。急诊的工作强度大,休息时间少。尤其是出大状况,急救车一送就是很多个病人,还有下面地市转院过来的危重病人。我其实特别心痛他们。大家都是好样的。只不过可能还是我自己的理念跟这里有差别吧。李院长,我是认真的,我正式给您提出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