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陈大师又有些慌(1 / 1)

“李有德?”

陈凡愣了一下,还没说话呢。就在周洪那壮硕身躯的咯吱窝缝隙里面,李有德的那一张笑脸冒出来了。

一如既往的热情和客气:“陈大师,好久不见,都有些想您了。”

一如往常的打扮,一如之前的风格,再加上那种死皮赖脸的韧劲,确定是李有德无疑了。

陈凡微笑着点了点头:“李总客气了。这才一周多点的时间而已,何谈好久啊。”

李有德一听,整个人毫不客气的从周洪的咯吱窝下面钻了出来:“大师,这俗话说得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好了,好了。”陈凡直接摆手,李有德的口才他是见识过的,真要是让李有德继续下去,那怕是没完没了了。

陈凡直接道:“李总,夫人正是有孕的关键时候,李总不在家好生陪着,细心呵护。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一说起有孕的事情,李有德就竖起了大拇指,满是感激:“大师,说起这个我就想跪下给你磕个头才好。大师你这堪比送子娘娘啊。要不是大师你的指点,我哪有这种福气啊。你放心好了。家里已经请了两个专门的保姆陪着,还有专门做卫生清洁的,东西南北各大菜系的厨子也都备好了。家里地板都换了地毯。楼梯都装了防滑的措施。肯定没问题。”

这话让陈凡也是有些无语,李有德这是下血本了。正想着,李有德却是笑着道:“大师,我带了一个朋友过来。老梁,你来一下。”

随着李有德的声音落下,一个穿着打扮相当精致的中年男子也走了出来,这人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身形有些消瘦,其他还好,可整个人看着有种愁云惨淡的感觉。

一看这人,陈凡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带着看李有德都不顺眼了。以前跟老刘…发展事业的时候。对各种人都是有过详细研究的。眼前这个梁总,按照行业术语来说。这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是必然有什么难事。这是绝对最为优质的客户。基本上这是属于一骗一个准的那种。

可现在,陈凡看到这种人就有些慌啊,沉吟了一下,陈凡缓缓道:“李总!我看你们还是请回吧。这个事情恕我是无能为力。你知道玄门的规矩么?”

陈凡决定要敲打敲打李有德,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之前自己来了不说,后面还带了人过来,现在又带人过来了。这是当自己是他的专属顾问了么?

“玄门规矩?”李有德愣住了。他不懂啊。大师不就是大师么?怎么还有规矩?还搞出什么玄门来了。

倒是这个梁总,听到陈凡的话语之后,原本有些黯然的神情变得更加的黯然了。

张涛此刻也不着痕迹的站在了陈凡的身后,听到这个话,张涛眼前一亮。陈大师终于是开始暴露自己底牌了么?玄门?虽然没有听说过。可似乎很厉害啊。

张涛毕竟是混江湖的人士。见多识广。此刻却是眼前一亮,道:“老板,您说的规矩是不是五憋三缺啊?”

不等陈凡说话,张涛就十分知趣的转头看着李有德和梁总。解释道:“俗话说得好、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人这一辈子,命中注定你是什么样子的。有多少钱财,有多少权势,有多少子女福禄。而玄门之人,包括算命先生和风水先生这些。这都是窥探天机,逆天改命的。你们要知道。这可是会遭到天谴的。”

“天…天谴?”李有德嘀咕了一句,很显然这老小子是不太相信这些的。可看到张涛一脸严肃,陈凡也是这般的正经李有德觉得这不像是开玩笑。

而张涛却是继续道:“所以,一般从事玄学的先生和大师,都不敢太过。有句话叫天机不可泄露知道么?”

“那跟这个什么五弊三缺有什么关系?”

张涛淡淡的看着李有德,眼神之中精芒绽放。让李有德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所谓五弊三缺,其实指的就是弊端。一个人如果透露天机太多,那是会遭到上天惩罚的。而这就是五弊,包括鳏、寡、孤、独、残;这下你知道为什么算命先生很多都是瞎子了吧。”

梁总此刻站了起来,双手作揖,然后利落的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张卡,恭敬的放在了陈凡的旁边,谦卑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我都知道。我也知道这个事情的确是太为难陈大师了。可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说到这,梁总一脸祈求的看着陈凡:“陈大师,我那里之前跟您的那个刘总也去看过。不瞒您说,他还收了我一百万的定金。”

梁总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还不忘看了看陈凡的脸色,见陈凡没有什么变化之后,这才继续道:“大师,我也知道,那个刘总也把您骗了。按理说我是不应该来找您的。可我也是没有路可以走了。”

陈凡心中一跳,尼玛,这又是之前挖的坑啊。没有想到这梁总还是受害者。看到梁总这个样子,陈凡心中也在考虑起来。看着梁总面黄肌瘦的样子,眼眶发红、布满了血丝,这的确是着急上火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罢了,自己做的孽,怎么也得还了吧。至于钱财什么的,陈凡已经不怎么在乎了。

想到这,陈凡摆了摆手,缓缓道:“原来是这样,既然是我的人收了钱,那我就答应了。尽管老刘已经因为诈骗被抓了。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借着我的名头在外面骗了你。梁总,这个卡你拿回去。钱已经付过了。这次就不用了。你具体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话音落下,梁总脸色一喜,立刻就点头道:“大师,是这样的。我是做地产的。在这东河市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地产开发商吧。以前也做了好几个小楼盘,面积都不大。这不上半年刚拿下了一块地,据说以前是乱葬岗。我也是鬼迷心窍了。看着便宜,然后我赌这个有发展。会拉通地铁线。所以我就拍了下来。可没想到这施工还没有几个月,工地就接二连三的出了事情。死了好几个人。现在上面也在调查我们这边的施工安全,也没有其他人敢接手了。”

听到这,陈凡就有些明白了。这是风水问题啊。尼玛,冲动了,答应得有些早了啊。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答应这个事情了。还以为这梁总面黄肌瘦的,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或者是家里人的问题呢。还是太嫩了啊。自己又挖了坑把自己亲手给埋进去了。

要是看个病,或者武术切磋交流一番。陈凡是很有信心的。可这风水,咱也不懂啊。

“这样吧,明天黄道吉日。我明天去看看吧。”陈凡考虑了一番,硬着头皮说了起来。

梁总一听这话,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脸上已经露出了满脸褶子。这都是开心的笑出来的。连连点头道:“那实在是太麻烦您了。那我明天一早过来接大师过去。”

陈凡摆了摆手,此时此刻,陈凡有些不想说话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太难了,在这之前想着躲开张涛这两个家伙。特意答应了楚雅那边的邀请,上班累不累的事情就不说了。差点没有把自己搞死,差点没有杀人就算是自己幸运了。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原以为还能轻松休息下来呢。结果这才第一天就有人上门了。这简直就是不想让自己好过的节奏。这是得罪了哪位天使大姐了么?

“梁总!卡拿回去吧。”陈凡再次嘱咐起来。

旁边周洪眼前一亮,立刻道:“拿回去吧。咱们老板是那种用钱能买动的人么?这也就是看在你被骗了的份上。”

李有德经过刚才的那番敲打,似乎也有了不少的变化,神色客气恭敬了不少,也劝说道:“老梁,拿着吧。你现在也不容易。等大师帮你度过了难关。到时候你给大师安排几套房子不就行了。”

几人劝说之下,再加上陈凡一脸我不差钱的姿态,梁总终于是把卡带走了。而陈凡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这钱不能拿啊。拿了那就得给人办好了事情。可咱这不收钱,那性质就不同了。自己怎么都站在了不败之地了。

……

一天的时光悄然而逝。梦境里面的金色小人也是如约而来。原以为会有什么新的东西出来,可让陈凡有些失望的是,并没有。那金色小人还是在舞动着。只不过这一次不单纯是打拳了。似乎还有身法和腿法在里面。

吃过早餐,周洪刚刚把陈凡的宝马X5开出了车库,门口一台普通的迈巴赫停了下来。梁总一路小跑的迎了过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从滨江99号这里出发,穿过大半个东河市区,在东河城东北这边一个占地约六百多亩的楼盘门口停了下来。

旁边是金碧辉煌的销售中心,看得出来,整个工地都已经平整下来了。不少地方已经开挖了桩基基础,有好几栋大楼都已经盖到了五六层的位置了。

这梁总有些谦虚了。这哪里是什么小地产开发商。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大老板了。不过,陈凡倒也清楚。搞地产的。大多钱都是从银行贷款的。顺利还好,像是梁总这样,这是真的撑不了多久的。

这一眼扫过去,艳阳高照的,完全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陈凡心中不知不觉就有些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