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越来越像大师了(1 / 1)

“一定是,一定是昆仑仙境!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看不出来么?玄阳道长有些激动。

说完,玄阳道长已经跪了下来,无比的虔诚和恭敬。做足了道家的礼数,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仙路重开,天门再现,终于是看到希望了。我玄阳观各位祖师爷,你们看到了么?如此仙境,长生可期啊。”

看着玄阳道长这番样子,黄三泰和张敬思都有些尴尬。武军一脸不忿。就想怼几句。却被张敬思给拦住了:“罢了,就让玄阳道长先发泄一下吧。他跟我等不同。我等都是末法之后的妥协产物。所谓武道。说白了就是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妥协和变更而已。他不同,玄阳观一脉传承上千年。都是一脉单传。难道是他找不到更多更合适的传人么?并不是这样,而是资源有限。以前的资源能有一个根本就很不错了。根本无法支撑更多的消耗。”

黄三泰也缓缓道:“还真别说。这到底是什么?现在又没有光线,这巨大的门洞怕是有十几米高六七米宽吧。这流光溢彩的光幕就好似是一层薄膜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构成的。”

在这种未知的东西面前,每一个人都是没有什么见识的小白。此刻在峡谷之间,四周还有不少的巨大落石,甚至还有些地方整块整块的昆仑玉裸露在外面。可相比眼前的一幕,没有人在乎那些东西。

原本完整的山峰因为震动硬生生的被劈掉了一般,光滑如镜犹如是刀削一般,在这巨大的石壁正中间的位置。六米多宽,十五米高左右的一个长方形门洞呈现在众人面前。这个区域流光溢彩,犹如是活动的一样。具体描述,就跟大家小时候吹泡泡,泡泡上面那种色彩一样。只不过泡泡是透明的,而眼前这里却是一种类似乳白色的底色。

“玄阳道长,您老就别激动了。不管是什么。我们得上前去看看吧。难不成在这里跪拜就能长生?”武军开口说着,言语里还隐隐有那么一些讽刺的味道。

随着武军的提议,四人继续往前,近距离站在了这前面,这种震撼却更加的来的强烈。

“鬼斧神工!天地造化。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深夜还能让人看见,可又没有半点的光芒逸散出去,也就站在这里才能感受到一些光源而已。”黄三泰缓缓说着。

“别!”张敬思突然惊呼一声。

众人循声望去,武军这厮已经伸出手触摸这光幕了。就在所有人都担忧的时候,武军的手指已经进入到了光幕之中,先是手指,然后整个手掌,再接着就是整个手臂,武军这厮也是胆大,往前一步,半个身子都跨入到了光幕之中。

“下面是实的,我能感受到我的脚踩在地面上。”武军说着,然后看着众人道:“与其在这里猜测,还不如进去看看。我倒是想知道这后面是什么。是机遇那就再好不过了,要是灾难,那我就打回去。”

说完,武军整个人都没入到了这光幕之中。看着眼前消失的武军,张敬思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此刻,玄阳道长也激动道:“是了,仙境。我宗门的典籍也有提到过。在上古时期。各种大能的道场都是开辟出来的。这里面一定有仙人留下的痕迹!”

说完,玄阳道长也激动的跑了进去,因为有武军的珠玉在前。玄阳道长都没试探什么。直接就跑了进去。

张敬思看着和黄三泰对视了一眼,苦笑着道:“黄师傅,一起吧。”

黄三泰也点头道:“那还能怎么办,只能进去了。”

张敬思拿出了手机发了一个信息出去,然后转头看着赵森道:“我们进去探查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小赵你安排一下,如果我们没有出来,你立刻跟上面汇报。”

……

时间到了七月底的晚上。凌晨。

张涛刚刚准备休息,手机滴滴提示了一下,然后看到了一个信息。顷刻间张涛也是面色一变。

而此时,陈凡却并没有入睡,两层的小楼上,楼下是诊所,楼上的四居室则是陈凡的家。后院这边外面还有一个走廊小阳台。屋檐之下,固定了不少的花槽,看起来就如同是轻奢民宿或者是那种人文客栈一般的别具一格。

房间内灯光亮着,陈凡难得的没有睡觉。桌上的电脑也还亮着,画面是围棋的画面。此时此刻,随着陈凡将一颗白子落下。黑棋的一条大龙直接被绞杀。

对方沉默了半晌,然后打出了一行字:“你到底是谁,就凭你这个棋力,九段都不为过吧。可为什么没有见过你这种风格?”

陈凡看着,笑了一下。这琴棋书画也还是有些用嘛。不仅仅是围棋,各种棋类陈凡都无比的精通,就跟钻研了一辈子一样。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陈凡就很羡慕那种厉害的人。如今算是过了一把瘾了。

片刻之后,对方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投子认负了。随着画面变化,陈凡哈哈笑着道:“哈哈,这感觉还行。就是这对手有些弱了,赢得有些不太过瘾啊。”

“大哥,您老这还不过瘾呢。我都陪着您走了一天了。可陪就陪吧,输也就输了。可大哥您这个趣味有些不对啊。还非得要最后说一句。我是实在没有词可以想了。”就在陈凡的大电脑屏幕后面,齐小佳探出头,一脸委屈的说着。

陈凡看着齐小佳,都不需要说话,齐小佳立刻就怂了:“哥,我们继续!”

陈凡站了起来:“这还差不多,小佳你是不是有些不满啊,要不我跟你爹打个电话说一下?这不是说好了的么?我也不耽误你们工作,你,小光、涛子和胖子你们四个每人陪我晚上下下棋。这才多久,你就满腹牢骚。真不行,你比起孙大飞差远了。就连荷花都比不上。”

“孙大飞是谁?荷花又是谁?”齐小佳满脸的茫然。然后笑呵呵道:“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要不我们再继续,大战三百回合,你放心,这次的台词我都想好了。我就是九段大师!”

“罢了!”陈凡摆了摆手,也就是一个试探而已。还真以为我想要下棋啊。真以为我幼稚到那个程度,还要人演角色。这又不是小姐姐,这跟不上角色扮演那种戏啊。

这么做,陈凡的目的只有一个,测试这些家伙的目的。现在来看,这几个家伙竟然这么刁难都还如此的配合。很不简单啊。看样子,之前更张敬思说的那些东西被采纳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的重视自己。

想到这里,陈凡就有些隐隐的担忧。说是说得快活了。可这都是乱吹的啊,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不下了。我画一幅画。”陈凡一想起这个,顿时就有些烦躁起来了。

铺开宣纸、研墨,备料,旁边巨大的书桌立刻就被清理准备好了。陈凡沉吟了一下,开始落笔!

随着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创作的状态,陈凡的情绪也随之平和了下来。不一会儿,一副泰山日出就跃然纸上。云山雾海之间。一片朦胧的景象。山巅之上,远处的景色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远处一轮红日初升而起。

意境也出来了。陈凡自己看着都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着实不错。这图绝了。自己如今什么都不怕了。有琴棋书画这些技能在手。就这水平,谁敢说自己是假冒的大师。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齐小佳在旁边也看得呆了,灵气,他能感受到这幅画之上竟然蕴含了浓郁的灵气。还有那种意境。

家住峨眉之下,要说日出,峨眉的日出那也是很有名的。齐小佳每天练武那都是从下往上一个来回,日出也见得多。可从没见过能画的这么好的。

恍然之间,齐小佳仿若是回到了在老家练武的日子。不知不觉之下,齐小佳浑身都被调动了起来。最新学习的基础内功心法也开始运转起来。

可这种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就在陈凡走动的时候,齐小佳就被惊动了。看着陈凡,齐小佳直接就开口道:“大哥,我实在是太喜欢你这幅画了。要不卖我如何?”

“卖什么?难得你陪我玩了一晚上,拿走吧。快点滚,我也要休息了。”陈凡浑不在意的挥手说着。

不就是一幅画么?在陈凡看来,这画不过是自己平复情绪的一个作品而已。画的时候心中焦躁带有很强的情绪。是算不得什么佳作的。自己有技能在手,那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么?

至于钱,陈凡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的执着了。他已经过了那个过程了。

“大哥,那我明天再来陪你啊。”齐小佳说着立刻就跑出去了。

陈凡笑了笑,可下一刻就皱起了眉头:“这话听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头啊。”

一番洗漱,陈凡就开始修炼起来,上次的修炼,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武道的修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陈凡估计就自己现在的实力至少是后天三层了。

随着陈凡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识海之内那金色的小人就再次的出现了。可是,这一次,这金色的小人却是让陈凡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这一次竟然是重复之前的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