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下一代搜索引擎(1 / 1)

“孟总。”

“张总,听说你们在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是的。”张树新笑着点头并示意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一名男子。

当孟谦看清楚男子长相的时候吓了一跳,“李总?”

李彦鸿笑着跟孟谦握手,“孟总,好久不见了。”

“两位...?”

“我们这些年跟白度也算是相爱相杀了。”张树新解释道,“孟总可能不知道在燕京IT圈有个段子,说的是从白度跳槽到瀛海威和从瀛海威跳槽到白度的人都会神奇的发现,新同事全是老熟人。

这两年谷歌的搜索引擎发展的非常快,到上个月谷歌搜索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到了66%。

所以我跟李总好好讨论了一下这个事情,其实从技术本身来说,我们不认为我们比谷歌差多少,主要还是米国企业的天然优势问题,在对我们两家公司的产品做了一个全面分析后,我们决定进行一次整合。”

现在他们觉得谷歌66%的市场占比很牛逼,却不知道曾经一世谷歌在2009年的市场占比是85%。

而这一世从谷歌手里抢走这19%市场占比的,正是瀛海威和白度。

白度在曾经的2009年几乎没有海外市场,但这一世也有了一定的海外市场,这就是良性竞争的好处,有一个厉害的对手,要么就是把自己给搞死,要么就拉上自己一起上进,白度前两年差点死了,但前两年李彦鸿孤注一掷把最后的筹码全都压在人工智能上,还真给起死回生了。

“我们的想法是在技术上取得核心突破,从产品本身给谷歌以压力,再把我们彼此竞争的精力放到一起推动海外品牌力的发展上来,就像孟总一直说的那样,海外市场如此巨大,我们干嘛老是盯着国内的市场不放。

更何况我们现在有大风集团这艘船可以上,格局应该更大一点。

所以这次的发布会除了要介绍我们最新的搜索引擎技术,还要公布我们将和白度进行合并的事情。”

这句话是张树新说的,而且说的时候张树新给了孟谦一个眼神,孟谦心里就明白了,这场合并相对占主导地位的还是瀛海威,孟谦没有当面去细问,而是更关注技术本身,“所以你们的技术突破,具体是什么情况。”

李彦鸿开口道,“孟总之前在瀛海威这边帮忙推进的是下一代搜索引擎的开发对吧?”

“嗯,现在的搜索引擎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理解用户需求,对于用户输入的关键词所想要寻找的真正信息到底是什么没有办法判断,而这既是个很大的用户需求,更很可能是搜索引擎突破的一次关键。”

“其实我们白度也是这么想的,这次在跟瀛海威的合作之下,我们终于成功开发了具有一定理解能力的用户需求算法,也就是说我们成功的将搜索引擎推进到了下一个阶段,用户需求时代。”

“你们是通过什么逻辑实现的?”

“四点,首先是用户的行为轨迹分析,利用对用户过去发出的查询词及相应的点击记录、历史信息等进行处理分析,从而尝试理解用户此时此刻的真正需求。

其次是整个宏观上的大数据分析,比如今天有什么热门事件,当用户的关键词跟这个热门事件有关的时候,就优先推送这个热门事件。

再配合上用户的更大范围内的个性化分析,比如用户一直很喜欢某个明星,今天的热门事件又跟这个明星有关,那么这个时候输出的结果大概率会满足用户的搜索需求。”

最后就是用户的社交信息,把过去搜索引擎排名算法从页面相关性、链接变成会员、好友的推荐程度等信息。”

孟谦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算法逻辑本身确实没问题,但这里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用户隐私。”

作为重生者的孟谦太清楚用户隐私的重要性了,未来这会成为人工智能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天然阻碍,但这事肯定不能说用户有错,隐私本来就是不可以随意侵犯的。

张树新跟李彦鸿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是李彦鸿开口道,“互联网时代,用户信息必然是会存放在平台上的,这个东西没办法避免啊。”

“但我们现在要去使用用户的隐私了,这就已经不是单纯的信息存放问题了。”

“按照《隐私法》这也是合法的,第一我们绝对不泄露用户隐私,第二我们绝对不人为读取用户隐私,只是把信息交给算法,而最终的技术产出是为了用户更好的产品体验,根本不是为了去侵犯用户隐私啊。”

“我明白,两位也都明白,但用户不一定明白,当用户发现我的行为轨迹被算法使用并且对我进行了个性化推送,用户不一定觉得这是技术的进步,他只会产生对隐私侵犯的担忧,这是其一。

其二,我们可以保证不侵犯用户隐私,其他企业呢?尤其是一些初创企业?他们能保障么?很多事情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今天有几个不知名的APP把用户信息都拿去卖了,就肯定会有用户觉得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卖用户信息。”

“可是...这不就是在阻碍科技发展么?”

孟谦摇了摇头,“这是技术发展过程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而我们作为领头羊式的企业,我们在推动技术发展的同时,就应该去建立一个更能让用户接受的规则,这是我们的义务。”

张树新马上发问,“孟总是不是有想法了?”

“只能说个人建议吧,不一定成熟,我想从两个方面出发去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是促进立法,云智联时代的隐私问题一定会成为技术和用户之间的矛盾点,我们既然已经认定了这个技术的发展趋势,那么我们就应该去找官府讨论针对这个技术的立法问题。

加大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加大对侵犯用户隐私的企业的处罚力度,首先从法律角度尽可能的去规范这个市场,一方面规范的是企业,让想要侵犯用户隐私的企业出于法律后果顾虑放弃一些错误的念头,一方面也是为用户建立法律信心。

第二是用户授权分级制度,每个用户对待这件事情的看法肯定是不一样的,一定会有你怎么做他都觉得我的隐私被侵犯的用户,也一定存在就算我的隐私被侵犯了我都觉得无所谓的用户,所以我们干脆在授权上针对不同的用户进行划分。

用户同意授权,我们才带给你对应的技术,用户不同意授权,那对应的技术也就体验不到,但我们至少能保住用户最基本的使用,不要搞那种不授权就不给用的流氓套路。

我们只做分级,不同的授权分级对应不同的技术分级,并且在用户授权准则中把技术说清楚,我们要用人工智能技术,那就必须把你的信息交给算法,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不能接受,那我们就不用。

把事情说清楚了,把等级划分清楚了,把法律健全了,给用户足够的选择空间,如果还在那边闹的用户,那确实也没必要去搭理他们了,我们把该做的都做好,真正的问心无愧,也能更好的去推动技术健康的发展。”

“不过立法的事情可能并不容易,我们一直都不是一个崇尚重罚的国家。”张树新下意识说道。

“一步一步来吧,我们先做好自己的事情。”

“我觉得孟总的想法还是很有前瞻性的,我刚想了一下,用户隐私确实会在云智联时代成为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李彦鸿想明白后表示认可。

张树新自然也是没意见,三人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统一意见。

之后花了点时间交流了一下技术,晚上一起去吃饭。

眼看着下一代搜索引擎可能诞生于瀛海威和白度之手,张树新今天格外的兴奋,拉着孟谦跟李彦鸿喝了个痛快。

酒后准备回房间休息,在电梯口张树新突然抓着孟谦的胳膊问道,“姐没让你失望吧?”

孟谦的酒突然就醒了,沉默几秒后竖起大拇指,“我姐,就是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