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0穿万穿马屁不穿(1 / 2)

李艳娜道:“倒酒也是一门学问,老爸,你让他见识一下!”

说着,就跑到李傲旁边,挽起他的胳膊,一阵摇晃,差点没把李傲戴着的眼镜给摇掉了。

于李艳娜看来,李傲就是一个慈父。

被李艳娜摇着,给我一种老眼昏花的感觉。

我料想李傲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给我倒酒,但他偏偏拗不过自己的闺女,点点头给我斟酒。

杯小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李傲左手池着酒樽略微倾斜,将酒沿着酒樽内壁轻缓的倒入。正所谓茶倒八分酒倒满,顷刻间,酒樽就满了,李傲手里的酒樽也由原先的倾斜变成了端正,倒完酒后,他快速的将瓶口旋转了半圈,方才缓慢的竖起。

端在手里的酒樽满当当的,却没有往外溢出一滴。

单是这倒酒的花样,就可以看出,李傲是资深的老酒民。

说时迟,那时快,一樽老酒便摆到了我的面前。

他又如法炮制,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笑了。

难道也不整两个小菜,直接牛饮了不成?

还真是!

李傲这老酒虫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细细的品了一口。

看他喝酒是一种享受,我也装模作样的端起酒樽,小品一口。

也不知道是因为烫酒烫到了火候上,还是因为这酒是董事长倒的,反正我也觉得入口柔,一线喉。

“好酒!好酒啊,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

未来老丈人摇晃着脑袋,似乎很是兴奋。

“小陈,这可是二十年的好酒,你从什么地方掏来这样的宝贝?”

我是汾酒迷,未来老丈人这句诗我是知道的,出自武则天女皇之手。

想不到未来老丈人不仅仅爱喝酒,还是个文人骚客。

不待我说,李艳娜已经叽叽喳喳的替我说了。

说我们如何逛超市,如何甄别真假酒,就是没说如何砍价。

如果未来老丈人知道我把原先卖一千块一瓶的老酒砍成四百五一瓶,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他抬起头眯着眼,像个慈父一样的看着我:“小陈,你对白酒了解多少?”

他是个酒痴,我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切不可装大头蒜。

于是我坦言道:“我对白酒没啥了解,但我是汾酒迷,也迷这竹叶青,说来惭愧,我是通过看金庸老爷子才了解到的!他老人家在里描写汾酒不下十次,听闻他老人家最钟爱的便是竹叶青,好酒当歌竹叶青,河粉玉翠酿晶莹,一壶好酒走天下,何处江山不醉情!”

你不是念诗吗?

老子我也回敬一首金庸老先生的诗给你听!

听了我的话,李傲看似老眼昏花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尚未说话,李艳娜早已在一旁说道:“你也看金庸先生的武侠?我爸最爱看金庸了,我爸还研究金庸老先生呢!”

“……”

这正是误打又误撞,马屁拍出了新花样!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正拍中马屁,未来老丈人很是高兴,站起身说道:“竹叶青虽好,但还是整几个下酒菜为妙,丽子你去安排一下!”

丽子低着头应了一声。

李傲便如沐春风的看着我:“小陈,陪我去书房沏茶喝!”

我赶紧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李艳娜在李傲的身侧冲我眨眨眼,似乎在告诉我,第一关过了。

李傲的书房在二楼,说是书房,却特么的比我和韩蓉之前的爱巢还要大,人比人气死人。说的正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