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被逼无奈(1 / 1)

渡劫之王 无罪 1190 字 12天前

面对他这句很尬的话,三组人不同的神色变化便让人很容易看出他们的胆大妄为程度和出身。

叶吉、叶完和叶九月还是脸色苍白,无法释怀的样子,明显就是太过担心此举引起的后果。

何灵秀和王离的神色差不多,两个人都是有些无奈,但似乎更多是因为无法逼问的无奈,至于惹上绝修,似乎他们反倒是既然都这样了,那也就无所谓了的态度。

至于慕余和韩耀,两人更多的意外,但接下来两人眼中明显没有什么退缩之意,在王离的眼中,这两人更是有一种来得更好般的亡命徒的感觉。

如此一来,在王离的眼中就是,叶吉等人是偶尔做做坏事的乖宝宝修士,他们此时恐怕担心牵扯到背后的师门,而慕余和韩耀则好像原本就是那种专事劫掠的邪修,现在觉得是绝修虽然难缠一些,但恐怕绝修身上的好东西更让他们心动。

王离瞬间打量清楚,比他更显老奸巨猾的慕余当然打量的更清楚。

此时这些人在她眼中都是有大用,缺一不可,所以她便目光温和的看着叶吉等人,道:“叶道友你们不用太过担忧,这是在混乱洲域之中,这些绝修即便有通天之能,也不知晓你们真正的身份。而且看他们的行事手段,即便我们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一带行经的修士。”

“那是。”

王离也出声安慰道:“更何况就算他们就算能够觉察出我们真正的身份,说不定他们都已经传出去了,担忧也没有什么用啊,而且也没听说绝修会好心放过谁的。”

“.…..”叶九月等人虽然明知道王离说的是事实,但他这安慰怎么听起来味道全然不对,怎么反而听着更让人觉得忧虑了呢。

慕余此时虽然也觉得王离的安慰还不如不说,但至少她可以确定叶九月等人并没有因此而吓破胆子直接退缩,她便微微一笑,道:“放心,即便我们的对手是绝修,在七宝古域之中修为都被灵毒压制,又有何翻天只能,叶道友你们光凭你们的遁术就可保不失,再加上王道友的探宝光神术,我们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她的话还是很容易让人有安定感的,叶九月等人心中稍定,但偏偏王离此时又说了一句话,“我感觉我等下的神识反噬会有点厉害的。”

这下韩耀终于忍不住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王离道:“王道友你最好少说两句。”

“也行。”王离呵呵一笑,道:“要不我们先翻翻他们身上有什么宝物,绝修厉害,说不定若是还有绝修在附近的话,他们随时都会杀来。”

慕余点了点头。

她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随着一阵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一些眼睛根本无法看清的细微之物从她的指尖飞出,落在那两名被她镇压的绝修身上,与此同时,她的袖中气流涌动,却是飞出三张碧绿色的灵符。

这三张碧绿色的灵符瞬间消失,化为三只碧绿灵鸟,在周围的天空之中盘旋起来,然后越飞越远。

对于她而言,原本王离这些小辈她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混于这些人之中,万一遇敌,也可以让敌人放松些警意,但现在王离等人的用处却大出她的预料,再加上不知为什么绝修竟然出现在此处,既然要面对的敌人是绝修,那她的诸多手段,也无法再藏着了。

对于她放出的三张化为灵鸟的碧绿色灵符,王离倒并不怎么觉得稀奇。

这很显然就是三张比较高阶的探灵符,应该可以探测周围的灵气波动,提防有修士靠近。

在这方面,他更相信何灵秀的天赋灵根。

毕竟何灵秀的这种探宝光和窥隐的手段,覆盖的距离很惊人,远超他的神识探知的极限。

但慕余落在那两名绝修身上的细微之物,却是让他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那些细微之物竟像是什么植株的种子一样,一落在那两名绝修的身上就开始生根发芽。

一些极为细小的洁白根须竟似毫无阻碍的穿透法衣,接着刺入了两名绝修的体内。

之前这两名绝修的真元是被慕余强行镇压住,但此时他们体内的真元却好像干硬的泥块一样被这些根须纷纷破碎,接着化为了它们可以吸收的养分一般。

这两名绝修体内的真元急速的干涸,而那些细微之物飞快的生长,从一开始的细微难见,竟然在数个呼吸之间,就长成了一株株奇异的黑色花朵。

这一株株花朵高约两尺左右,只有根茎和花朵,但花瓣却十分肥厚,很像是一条条黑色的舌头。

两名绝修的身上各自都长出了二十余株这样的花朵,见到这些花朵长成,慕余才彻底放下了戒心般,开始真正的接近这两名绝修。

王离站在原地都没有动。

反正看得清楚就行了,靠那么近干嘛。

这种绝修连吕神靓都不只一次对他提过,就连死了都要保持足够的警惕,说不定尸体都能自爆,体内真元即便完全流失,鬼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诡异的手段。

“这是什么鬼花?”他暗中传音何灵秀。

“感觉我们之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何灵秀说道。

王离微微一怔:“你的意思是…尸植经?”

“懂得尸植经的人,此种法术应该不难的。”何灵秀道:“而且尸植经法门培植出来的一些灵株种子,便比寻常的灵株种子要阴森可怖也要霸道得多。”

“那这种法术的施术,你是否提前看得出一些端倪?”王离传音问道。

在他看来,若是寻常修士做出这样的推测,那和瞎说说也没啥大区别,但拥有独特天赋灵根的何灵秀做出这样的推断,那就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这名慕余道友,就算不是当年解仙宗的传人,也肯定是得了解仙宗的一些独门秘术,尸植经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要比较难以防备一些。”何灵秀传音回答道:“个中原因,你应该想得明白,她的一些手段,就相当于施法时已经将要激发的符箓放在你身上了,而且你还不知道她有符箓放在你身上。”

王离点了点头。

这一点也不难理解。

这种细微的植株种子若是没有独特的灵气波动,便和真正的尘埃或者一两丝的驳杂元气也没有区别。

若是这种植株的种子在解仙宗的诡异法术下激发时的威能和施术者的修为有关,那就是真的难缠了。

王离不知道何灵秀到底还藏着多少实力,但他自己的话…他的防御在慕余这种金丹修士的面前恐怕和纸糊的也没什么差别。

虽然现在在绝修的威胁之下,大家似乎真的同舟共济了,但这事实的情况是,王离总觉得周围的人显得越来越强,以至于他好像越来越弱…。

这么一想,王离顿时又充满了修炼的冲动,瞬间又抓了数十颗灵砂在手。

接下来恐怕只要不是斗法的时候,恐怕他都会时刻不停的修行了。

有时候的勤勉,还真的都是被逼无奈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