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奇怪的病(500推荐票加更)(1 / 2)

!--go--“哈哈哈哈!”

一声怪异的傻笑着实把小雨吓一跳,他扭回头,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屋檐下,正冲着自己和客人们傻笑。她的笑声很奇怪,上气不接下气,身子还剧烈的颤抖,虽是笑.....但眉宇间满是愁苦,眼窝里还冒着泪花。

“英子!你干什么呢?赶紧把你奶奶接回去!吓着客人了!”食摊位的小贩摊主一边忙活,一边冲着屋门口大声嚷嚷。

“知道啦!”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搀扶起老太太,把她接回了屋。

“苟三儿,怎么.....你娘也得这病了?”一位用牙签剔牙的客人问道。

“咳!这有啥奇怪的,又不止我们一家......”小贩摊主一脸无奈。

他的话,引起了小雨的好奇,遂问小贩摊主:“大哥,老人家这得的是啥病啊?请郎中看过了没有?”

小贩摊主一脸尴尬,想解释点儿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样子,苦笑着摇头:“请也白请.......”

“我说这位兄弟,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吧,我来告诉你咋回事?”那位剔牙的客人一抹油渍麻花的嘴,说道:“这病啊,叫笑癫病,是牛首村特有的怪病,百十来户人家里,总有那么一两户得的,不算稀奇。”

“哦?笑癫病,怎么个说法?”小雨好奇的问。

那名客人吧嗒吧嗒嘴说:“就是这人啊,莫名其妙的老爱笑,白天笑,晚上笑,睡觉的时候也笑,一开始没什么,越往后越严重......到最后笑得上不来气儿了,差不多也就......哈!你懂的。咳!要说这世道.....哪个村子没点糟心事儿啊?比起那伏凤镇,咱牛首村算是福地了。”

“就是!”那在一旁收拾碗筷,帮忙打下手的摊主婆娘也嘀咕说:“人这一辈子,怎么也是个死,笑死比哭死强!”

“哈哈哈哈!嫂子说的不错,是这个道理!要让我选个死法,我也选择笑死,尤其是.....在嫂子怀里笑死!”

“哈哈哈哈!”

“咦~~!”

“呦~~!”

.....

人群一下子哄笑了起来,还有吹口哨的,周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那小贩摊主,本分老实,有人调戏自己的老婆,也不气恼,摇头苦笑继续干活!本来嘛!顾客是上帝,偶尔开个玩笑啥的不打紧。倒是他婆娘羞的满脸臊红。

他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小雨却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中......

因为生意好,烤羊腿要多等一会儿,切好的猪头肉先上了,葱花香油拌好的卤猪脸,要多香有多香,色泽也诱人!

司马阳没听小雨他们聊什么.....还深陷在妖骨奇案的思考中,见上菜了,咳声叹了口气,夹起筷子就要吃!

“咔!”

小雨用筷子夹住了司马阳的筷子,阻拦住他,惊得司马阳一愣,不知道对方啥意思?

“哦.....!朱兄,不好意思,您先请!”司马阳一脸尴尬。

小雨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司马阳这才品出味儿来,原来是.....朱兄弟不让自己吃这肉!

难道这肉有问题?司马阳一头雾水,懵逼不解。

“朱兄?”

“司马兄,咱们先吃饼,肉嘛......留着晚上吃,”小雨沉吟道。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司马阳纵然再想吃这香喷喷的卤猪脸,也只得忍着!虽然自己不明所以,但朱兄弟是高人,他既然说不能吃,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要说小雨初来乍到,对这个妖魔出没的古代世界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何以就断定这肉不能吃呢?他当然有自己的思考!

方才......那老太太的表现,还有客人的解释,引起了小雨深度的反思,他严重怀疑......这摊主母亲得的,是曾经在巴布新几内亚流行过的库鲁病,又叫“笑笑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