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查!(1 / 1)

夜风阵阵,轻刮过竹林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响,一些竹叶飘零,落在水青阳的头发与肩部,凉月透过疏密丛林,投下一片片斑驳的流华。

万籁俱寂。

这里本该是男女相约,抑或是晚间散步的好地方,只不过空气中却传来了一丝丝隐秘却炽盛的杀意。

水青阳停住脚步。

无声无息中,一群人从四面八方将他围住,就像极有耐心的猎人蛰伏许久,终于等到了猎物,不再掩饰。

“你们是何人,想干什么?”青雀剑驻地,水青阳冷静而不失沉稳。

一名男子笑道:“这个地方很美,杀起人来,一定很有意境,上!”

话音刚落,一股股强大气势宛如一座座火山激烈爆发,五光十色的法力排开气浪,如风卷残云,似惊涛拍岸,在竹林上空形成了一个个巨大漩涡,以惊人的速度朝着中心的水青阳碾去。

只是一瞬间,法力所过之处,大片翠竹炸开,撕裂,地面扬尘,碎石飞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仿佛线球般的可怕波动,纵横交织,誓要将水青阳搅碎。

这群人,修为最低都是法相境初期修为,最高的法相境巅峰修士,更是达到了五人,联起手来,非道源境修士只怕难以抗衡,更何况还是一个区区水青阳。

水青阳出剑了,如果四面八方的法力是狂风暴雨,那么水青阳就是屹立风雨中不动的柱石。这一剑斩风灭雨,随着他手臂挥动,竟以势若奔雷的威力撕开了法力网。

“什么?”外围众人骇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剿匪录上说水青阳是法相境初期修为,对方疑似在落魂山脉才突破,距今不过是一年多而已,换成任何人来,都会认定水青阳应该还是法相境初期修为。

今日他们的阵容,足以绝杀水青阳二十次。

然而这煌煌如天威的一剑,却在刹那间斩灭了他们的固有看法,对方绝不是法相境初期,而是法相境中期……后期……巅峰!

“不!”

正对这一剑的两名法相境后期修士,在剑光还未劈落时,脸上精心打造的坚固面具就已承受不住剑气切割,碎成了两半,露出了他们在剑光照耀下依旧苍白的脸。

刚发出一声惨叫,二人就成了四块血肉,在剑气切割下,又迅速被磨成了肉沫,飘散于竹林间,黏在竹枝上。

所有人都傻眼,近乎于痴呆地看着这足够荒谬的一幕。仙朝的资料不可能有错,一年多以前,这个年轻人一定还是法相境初期修为。

但是这如何可能?一年多的时间,从法相境初期到法相境巅峰,这等突破速度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连号称盖世奇才的凌寒只怕都有所不及。

没有时间容他们多想,危机意识下,这帮人纷纷大吼,不敢分神,竭尽全力杀向中间的年轻男子。

那六位法相境巅峰修士,更是立刻施展出了毕生绝学,一头头异兽在空中横行,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杀向水青阳。

还有其他修士,躲在远处,企图进行远程攻击,协助六位首领,消耗水青阳的法力。

可是他们远远低估了水青阳,在招式刚发出不久,一道青芒已横空而过,是一头浑身散发着梦幻光泽的青鸾,其速度超越想象,在空中拐了一个弯,竟绕到了六名法相境巅峰修士身后。

时间似乎定格,只有水青阳的剑光依旧,顺着六人划过。剑光还未消失,水青阳已冲向了其他人。

而那六名最强的法相境巅峰修士,还保持着之前的厮杀动作,法力却不受控制地在前方爆开,复又波及到他们自身,将六人炸向远方。

立见尸首分离,颈部光滑如镜,宛如精心打磨过一般,这不是法力的爆炸所致,而是被利器切割所致。

六人的死法一模一样,想到刚才的一剑,余者顿时胆寒,浑身如坠冰窟。

一剑轻描淡写击杀六位同阶修士,这是何等实力,这个水青阳有多强?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从开始到结束不过是上百息。地上躺了一具又一具尸体,血水侵染了地面,那些滚落头颅的表情,生动记录了他们死前一定经历了极为惊悚的事情。

只有几个人幸运地逃了出去,就像被老虎撵着跑的小猫,骇得毛发倒竖,简直是慌不择路。

抖干净剑身上的血迹,插剑入鞘,水青阳站在现场,衣不染尘。凭他的实力,要全歼这帮人并不难。

但如果全杀了,公道会的人怎么能知道他已经突破到法相境巅峰,进而更加重视他,不敢与他撕破脸呢。

唯有如此,他才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格影响公道会,为之后撇清江家与公道会的关系做铺垫。

望着头顶月色,水青阳感叹一句:“还是故乡更圆一些。”抬起手掌,在自己身上连拍十几下,一蓬蓬鲜血吐出,水青阳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气若游丝。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到了半个时辰。

等在院子里越来越焦急不安的蓝萱五女,终于再也等不下去了,以最快的速度通报了州主陆春。

陆春听闻,当即一拍桌子,大骂了句胡闹,二话不说亲自带着山庄内的修士赶往临江竹林。

动静很快传开,姚孟华,张乐恺,徐文华,沈星河等果尉相继得知,纷纷带着手下人紧随其后。

就在竹林之中,众人发现了满地狼藉和死尸,以及倒在死尸之中,几乎气绝成为血人的水青阳。

“大人!”蓝萱五女亡魂皆冒,连忙扑了上去,蓝萱还算心理素质过硬,不忘拿出无殇丹给水青阳吞服,并招呼姐妹们运功替大人消化。

沈星河,秦仙等人脸色难看,暂时不敢打扰,都自发护卫在水青阳和蓝萱五女周围。

江梦音望着嘴唇苍白,呼吸微不可查的水青阳,眼圈阵阵发红,强忍许多,但泪花还是忍不住洒落下来,呆在原地不发一言。

陶铃陪在身旁,紧抿着嘴唇。

“查,给本州主查个彻底,看看这帮人到底是哪里来的!”陆春在现场大发雷霆,怒不可遏,招呼手下搜查地上的死尸,表情像是要吃人一般。